正文

龙永图、余远辉、赵启正、张军扩、吴敬琏演讲

2014-04-27 14:03:00.0分类:我的书与书评  来源:原创

一群中国最杰出的民营企业家相聚南宁,与商界、学界和政界的“最强大脑”分享思想的盛宴,碰撞灵感火花。

在这个改变的年代,企业家如何观察社会趋势,把握发展机遇,处理危机?龙永图、余远辉、赵启正、张军扩、吴敬琏5位嘉宾在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大会议题主席是由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柳传志担任。他总结说,对“现实与远见”这个主题最简单的结论就是,改变的年代,前途光明,风大浪急,且行且注意

龙永图的选择

让政商关系变得坦荡,大家都睡得着觉,吃得好饭

龙永图是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在谈判过程中,他表现出了超人的智慧,以及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品质和勇气。

在大会上,议题主席柳传志让龙永图做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他是一名民营企业家,向政府的某一项工程投标时遇到了索贿问题,而这个项目对于企业很重要,他将怎么做?这其中有三个选择,一个就是放弃投标,一个就是行贿,一个就是斗争。

龙永图坦诚地说,如果是在两年前的话,他可能会做第一种选择,就是放弃。如果实在不得已,会选择第二个。但是,放在现在,他必须做出第三种选择。“做出这个选择有三个考虑:第一,我感到现在我们中国的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开始来真的了;第二,我们现在有互联网这个重要的手段,我可以把这个事情捅到互联网上去,这样他想整我也整不成了。第三,今天是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绿公司年会是弘扬商业正气的会议,如果我作出第一种、第二种选择,那么我也没有资格在这个会上讲话”。

【声音】

“过去长期以来政商关系不正常,主要是面对层出不穷的政府审批,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只能低三下四或者不择手段地向政府要资源、要土地、要政策、要优惠,这就造成了政府的效率低下、官员贪污腐败的问题。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减少政府的审批,将减少企业对于政府的依附,使企业和政府真正建立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相互尊重、支持,平等和谐,我希望有了这样的政商关系,我们的政府官员可以变得坦荡,我们的企业家们会也心情舒畅,大家都睡得着觉,吃得好饭。”

——龙永图 

余远辉的三招

服务好企业是政府的责任

年轻的少数民族干部、本科学农业、后来又读了经济和法学,还在美国进修过——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被柳传志称为“潜力股”。在本次年会上,他广发“请柬”,邀请天下的企业家来南宁寻找商机。

接到“邀请函”的柳传志向余远辉提问:如果一个中小企业来南宁投资发展了,万一遇到了不公正待遇,比如说吃拿卡要或者是拖延、效率很低的情况,他们应该怎么办,您给他们出三招,就是第一招做完了还不灵,第二招是什么,第三招是什么。

余远辉说,服务好企业是我们党和政府的责任,“首先,建议这个企业向直接的有关部门反映,我们有关部门肯定会在10天之内跟大家协商,达成一个结果。如果还不满意,可以请这个企业向市委市政府督查室反映,我们也会在一周之内派出调查组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前两招不行的话,请向我和市长反映,一定会给出一个公正、合理、满意的结果”。

【声音】

“南宁绝不允许出现设置障碍、拒商于门外的行为,绝不允许出现欺商坑商的行为,绝不允许出现推诿拖拉的行为,绝不允许出现吃拿卡要的行为,这也是南宁‘能帮就帮’城市精神的新展现。”——余远辉 

赵启正的“抛砖”

中国企业家是我们“走出去”公共外交的主力

赵启正是国务院新闻办原主任,他用《企业家走出去的公共外交》为大家抛砖引玉。

“中国最近提出了两句话,一个是中国企业走出去,一个是中国文化走出去。”赵启正说,中国“走出去”的一些不太成功的企业家,他们把在中国的做法,甚至在中国做的也不合情合理的做法拿到外国去,不了解外国的文化。“走出去”的企业家的言行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体现。文化和人是形影相随的,中国企业家是我们“走出去”公共外交的主力。

【声音】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理由或者说动力,从宏观面上说,我们有过高的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美元,不能老去买欧债跟美债,不能放在那里让它贬值,也没有理由购买更多的外国产品,那么对外投资是一个可预估的好渠道。——赵启正 

张军扩的数据

在今后大约10~15年的时间里,我国仍然具有实现6%~8%中高速的增长潜力

从本科到硕士读的是经济,工作后研究经济,1998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的获得者(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是一名地道的经济学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公众心里就像神秘的“有关部门”。它是直属国务院的决策咨询机构,是重要的智库,研究重大问题提出建议,比如呼吁尽早放开单独二胎。

张军扩发表了演讲《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和阶段转换》,用课题组研究得出的基本结论,让企业家看看中国经济“走到哪儿了”。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减速的原因以及未来经济增长潜力,目前大体可以归为两种观点:一种是认为中国仍然具有在较长时期保持高速增长的潜力;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国经济不再具有高增长的潜力和可能性,并会很快回落至低速的水平。“我们课题组研究所得出的基本结论,既不像第一种那样乐观,也不像第二种那样悲观。课题组认为经过30余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的基本面和增长潜力的确正在发生变化,因此,在恢复到以前接近两位数高增长的条件已经不再具备,然而现阶段经济基本面变化的性质、结构和程度,还不会使我国的潜在增速滑落至低速水平。所以,综合各种因素分析,课题组认为在今后大约10~15年的时间里,我国仍然具有实现6%~8%这样一个中高速的增长潜力。”

【声音】

“中高速增长并不能在延续旧的增长模式之下自动实现,而是需要我们通过改革的深化和政策的调整去争取,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共同为此努力。因此,关键还是要在保持经济形势基本稳定,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之下,不失时机地推进各项改革。”——张军扩 

吴敬琏的信心

我们已经制定了改革的路线图,沿着路线图走,就可以改变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向何处去”这个方向问题争论得非常激烈,当时吴敬琏对中国走市场经济的道路旗帜鲜明,话语落地有声,因而得到了“吴市场”这个称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一头白发的吴敬琏在大会的最后一个演讲赢得了大家的掌声。

“绿公司年会‘改变的年代:现实与远见’这个题目非常好,我们可以从现实讲起。”吴敬琏说,所谓“绿”,就是经济社会发展要有效率、环境要不断地改善、社会要不断和谐。但是现实是什么样的?增长速度很快,但是资源短缺和枯竭的问题,环境被破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今天的早餐会上,很多企业家发表意见,提了一个思路,从人的‘绿’做起,人的思想、人的理念、人的追求变了,就会有绿的企业,就会有绿的社会。我对这个说法有一点怀疑。我对于人性的改变,并没有那么充足的信心。现在我们正好适逢这个时代,改变的年代或者转型的年代,或者叫做变革的年代。我们已经确定了改革的目标、路线图,沿着路线图往前走,我们就可以改变。”

【声音】

“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作用——建立这么一个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正好是打中了我们现有体系的要害。我们现有体系是有一个初步建立起来的市场体系,但是因为政府在资源配置中仍然起着主导作用或者决定作用,所以它存在着缺陷。我们要在2020年以前把这个体系建立起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吴敬琏

 

阅读(636)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