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青年报]赵启正:“具有专业水准的发言人还是太少”

2013-12-20 11:48:00.0分类:对话世界  来源:转载

“具有专业水准的发言人还是太少”

2013年12月19日03:40  中国青年报 

  “都说新闻发言人有三剑客,本来是四剑客嘛,还有我呢,3+1剑客也行。”全国政协前发言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说罢,会场中传来欢快轻松的笑声和掌声。

  12月1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对外传播研究中心和复旦大学国际公共关系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风雨十年·砥砺前行”——中国政府新闻发布工作制度化建设十周年暨全媒体时代新闻发言人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围绕10年来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所取得的进步、所经历的艰辛、所面临的现状与发展趋势等课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和交流。

  在我国新闻发布领域有“发言人三剑客”之称的3位新闻发言人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公安部前新闻发言人武和平、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与他们的“恩师”赵启正再次相聚在研讨会会场。

  当初的“发言人三剑客”,王旭明升任语文出版社社长,武和平从新闻发言人岗位上退休,唯独毛群安还站在发布台上。

  “今天的阵势让我想到恩格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新闻工作者的最大荣幸在于目睹历史的形成。今天,我们的荣幸不仅是目睹了发言人制度形成的历史,也在目睹我们民族史上没有呈现过的社会发展进程。”本次研讨会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高钢感慨道。

  “发言人三剑客”被推向聚光灯下

  在赵启正的诸多身份中,有一个身份是被许多发言人所铭记的,那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2003年,“非典”过后,正是赵启正一手推动了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改革,也正是从那个历史节点开始,中国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发言人。2003年举办第一期部委发言人培训班时,赵启正是班主任。

  2004年年底,中国政府首次对外公布了62个中央部委的75名部委新闻发言人联系方式。卫生部、公安部和教育部是每月定点定时例行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部委,也把“发言人三剑客”推向了发言人舞台中央和聚光灯下。

  回顾中国新闻发言人的10年风雨之路,赵启正感慨道:“10年来,我们的新闻发言人从无到有,数量上去了,但是具有专业水准的发言人还是太少。新闻发言人不是说有了这个人就行了,还要提高质量和效果。”

  赵启正说,卸任政协新闻发言人之后,有些人请他去讲课,他最喜欢说的话题是公务员的媒介素养。在他看来,不光是新闻发言人,所有公务员都有可能去应对复杂问题的发生,除了少数国家机密之外,一些基本信息和政策都应该按规定向社会发布。大家还应该明白,如果没有记者的帮助,政府的信息无法得以顺畅地告诉公众。

  赵启正举了两个例子:上海要修磁悬浮列车轨道,由于前期新闻宣传和铺垫不够,当时遭到很多公众反对,认为会对环保有影响。还有PX化工厂近几年要落户的地区,最后的结果几乎都是民众上街、项目取消。

  “舆论的确影响国家的进程,而公务员的媒体素养最终反映为执政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能不能正确对待媒体,能不能正确处理突发事件是对新闻发言人的考验。”赵启正说,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发言有三个层次,第一是正确,第二是清楚,第三是流畅。“有人说发言人靠的是技巧,错!”

  关于新闻发言,赵启正有过很多名言,他的“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一直被王旭明奉为经典。在研讨会的会场上,赵启正再次重申了他的另外一句经典语言:“用简单的语言讲复杂的问题叫水平高,用复杂的语言讲复杂的问题叫及格,用复杂的语言还没有讲明白叫不及格。”

  对于走了10年的新闻发言人之路该如何启程再出发?赵启正的建议有两个:一、发言人不要成为兼职,要走向专职化;二、发言人要有队伍。不只是危机时需要发言人,平时也需要新闻发言人出来,要让领导明白这一点。一旦出事的时候,术业要有专攻,知道如何应对媒体。“前些天,人大的招生就业处处长蔡某出事,没有见到人民大学的新闻发言人出来,一个高等学府当然应该设立发言人。”

  “学会和适应在众说纷纭的网络环境下工作”

  王旭明曾经感慨:“如果说‘非典’催生了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诞生,我多希望‘7·21’动车事件成为推动新闻发言人机制建设的助推剂。”很多新闻发言人感同深受的是,这10年来,变化最大的是舆论环境。

  几天前,一个外国人与一位中国大妈相撞,中国大妈倒地抱住对方大腿的图片在微博上流传。“大妈是碰瓷的”、“大妈倒地外国小伙搀扶被讹”,一时间网络上众说纷纭。此后,北京市公安局及时在微博中发布事件真相,大妈的确是被外国人撞到了。

  近年来,从京温商城女孩跳楼被谣传遭到性侵,再到余姚水灾,谣言在微博微信中的传播速度已经与2003年大不相同,互联网成为舆论的主战场。

  那么,发言人该如何面对舆论环境的变化呢?赵启正给现在所有的公务员,尤其是新闻发言人来自地方经验的3条建议:要学会和适应在无所不在的社会监督下工作;要学会和适应在人民群众日益增强的维权意识下工作;要学会和适应在众说纷纭的网络环境下工作。

  对于网络时代的新闻发布,武和平深有感受。“公众从你说我听发展到今天你不说我还要问,而且不满足你开口不开口,一开口就得说出真相;不仅要你对真相的原则表态,还要说出来龙去脉;不仅是程式化的简单解读,还要给出科学的论据;不仅要你坦诚问题的要害,还要你给出解决的措施和追责后的结果。现在的新闻发言要把政府发言的细节、举止表情、措辞都放到聚光灯下来检验,使传统的舆论引导方式面临巨大的挑战和严重的不适应。”

  武和平在任时,对于突发事件的处理除了讲究一个快字,还追求主动、全面。在他看来,目前很多政府部门在危机处置上弊病很多,积习不少。他说:“不少单位强调不能出事,关门查问题,开门讲成绩,出了灾难,只说英雄壮绩,丧事当成喜事办,出了丑闻,防媒拒媒敌媒。瞒不住,谣言四起,被迫公布真相,结果重创公信力,政府发言人成了救火队,舆论指向哪里就扑向哪里,把舆论引导看成是宣传部门的事情,一是上去堵记者,二是删帖文,自我辩护越描越黑。”

  研讨会上,毛群安说,从“非典”那年他临危受命出任卫生部新闻发言人,一直坚持至今,其难度超出想象,获益超出意料。他认为,不管何种社会环境,最可喜的就是建立和媒体顺畅沟通的机制。如果不适应这种舆论环境,被动发布,时效性上就会出问题。

  据了解,在毛群安等的强烈推动下,12月10日,国家卫计委首次在手机端采用搜狐新闻客户端直播其例行发布会,并回答网民关于张艺谋涉嫌违法生育等相关问题。近两个小时的直播中,超过13万名网友在线提问、讨论。同时,国家卫计委宣布正式入驻搜狐新闻客户端,并开通官方新闻客户端账号“健康中国”。

  毛群安表示,为了与媒体更紧密沟通,他们进行了一系列尝试,比如邀请年轻的记者来医院担任院长的助理,派医院中负责和媒体接触的工作人员去新闻媒体中担任实习记者等。

  “喜欢说一点价值都没有的套话,生成语言垃圾还乐此不疲”

  目前还在担任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的毛群安,几天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被追问:“单独二胎政策何时才能在各地实施?”毛群安回答:“我们一起期待。”

  目睹这一情景的一位学者感慨万千:“我还清楚记得10年前,毛群安在‘非典’新闻发布会上的满头汗珠,那是紧张所致啊。”因此,他认为如今的毛群安回答问题已经具有了“大将风度”,甚至不逊于国外的知名发言人。

  在赵启正看来,新闻发言人面对的是媒体,并要通过媒体把相关的内容传达给广大受众,如果发言人的语言过于干瘪,就不能让公众充分知晓国家对一项事业的投入,影响国家相关政策的传播效果。

  王旭明卸任一年后出版了第一本著作《为了公开——我当新闻发言人》。书稿写好后,他试着与赵启正接洽,请他点评。赵启正第二天就回信说了一句话,“感情遵从心智,有些话可以‘倒角’(钳工术语)。”王旭明心领神会,立刻又细审全书,遣词造句都做了调整,感情表达也更加温和。后来,赵启正为这本书写了推荐语。

  2011年7月28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第五天,王旭明在博客上发表了一封《致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公开信》,公开质疑铁道部事故后的“雷人”新闻发布会,公开呼吁“今日勇平,明日谁?今日铁道部,明日谁?”。公开信发表后,引起轩然大波,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有媒体惊呼“教育部前发言人炮轰铁道部发言人”,而那并非王旭明的本意。几天后,赵启正给王旭明发来一条信息说:你的文章我看了,但是不知道很多领导和他们的发言人看懂了没有?

  在王旭明眼中,说是一种软实力,在国际舞台上,中国太缺少像赵启正一样“会说”的发言人了。

  对于发言人不敢说不善说,武和平有如下感受:“方法陈旧,说话顺嘴,走路顺腿,缺乏充满生机活力的话语;陈言务去,扫荡八股的勇气;缺乏春风化雨、喜闻乐见的亲和力;语言风格上居高临下,喜欢说一点价值都没有的套话,生成语言垃圾还乐此不疲。”

  武和平说:“10年的正反方面的例子和教训告诉我们,敢说、善说的阻力还相当大,主要取决于领导,其次是整个干部队伍的媒体素养。一个地区主要领导的观念维度,决定整个干部队伍媒体素养的深度,决定新闻发言人新闻水准的高度和政务公开的广度。”

  “新闻发言人制度刚建立的时候,我们组织了专家和优秀发言人到各省讲课。巡讲这件事不能冷,对于新闻发言人的培训一定要充分。新闻发言人,不只是一个人,是一个制度,我们要有善于发言能够发好言的新闻发言人团队。”赵启正再次提出对于新闻发言人素养的要求:“政治成熟,立场正确,勇于负责;内知国情,外知世界,兼修文化;讲究逻辑,有礼有节,善待记者。”

  (原标题:“具有专业水准的发言人还是太少”)

 

 

阅读(595)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