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浦东开发] 我们如何传承浦东开发文化——赵启正答本刊记者

2012-01-17 19:48:00.0分类:浦东记忆  来源:转载

《浦东开发》特稿

我们如何传承浦东开发文化

                   ——赵启正答本刊记者

 

    赵启正,浦东新区管委会首任主任,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之后在中国核工业部第二研究设计院任技术员。1975年,到航天部上海广播器材厂工作。1986年46岁的赵启正成为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1991年,任副市长,1993年他兼任浦东新区党工委第一任书记和管委会主任,他在浦东度过了6年激情燃烧的岁月,他的命运也就和浦东开发紧紧联系在一起,以至于海外友人称他为“浦东赵”。

 

问:记得你曾写过一首歌词《少年浦东》,这首诗歌充满着一种开发激情,学理科出身的您能不能回忆一下当年写的经过?今天回想这些您有何感想?

 

答:写这首诗时确实激情难抑。这首诗后来是由美国的巴洛克乐团作曲家谱曲。这首诗把浦东比作“一个中国的美少年”,“一个成长中的少年,融合着古今的智慧。”这首诗可以反映出当年浦东开发建设者的精神状态。对我来说,开发浦东是最令我激动,也令我努力工作过的事业,的确是有许多想法变成了现实,浦东在我心中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这也就是写作这样一首充满激情的歌的大背景吧。

 

问:翻阅从1992年创刊的《浦东开发》杂志,20年开发历程好像就在眼前,其中记录的那些人那些故事至今让人内心激荡,为什么会有那么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答:1993年1月1日,我在浦东大道141号(原浦东文化馆)发表就职演说,我最后的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让我们在这块充满希望的热土上,共同挥洒汗水,共同创造美好未来。”在场与会者都很激动。要知道浦东开发承载者历史和现实的梦想,承载者无数人的梦想。从革命先驱孙中山到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孙中山的东方大港之梦不能实现,因为那时中国栖身于世界强大民族之林之外,只有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进程中,中国人民的理想才能实现。我们欣逢这么一个伟大的时代,因此,很自然,来自五湖四海的开发建设者会全身心地投入一个激情火焰般燃烧的岁月。

 

问:您曾在很多场合回忆当年,您觉得我们是否有必要对中国改革开发后因为特区的开辟而产生的开发文化进行系统深入的总结,以利于我们今天二次创业?

 

答:是的,有这样一句话:真诚面对历史,有助我们敞开心胸以更宽阔的视野去面对未来。记得两会期间,上海市领导也指出了“冲劲、闯劲不如浦东开发开放初期”。所以现在浦东提出了二次创业,总结那段开发史和由此产生的开发文化,更显其现实意义了。

 

问:你曾撰写了《浦东逻辑》和《浦东奇迹》等书,我们今天能不能从开发文化的角度来透视浦东开发文化的精髓是什么?

 

答:问题很好!对浦东开发的总结不要只限于用数字描述,而还要注重它在文化方面的收获。中国各大开发区得总结都很容易忽略在改革开放中的文化进步。针对浦东开发,我们提出了“发的开发不只是单纯的项目开发,而是社会开发,即争取社会的全面进步”,张学兵同志在和联合国的官员交流时,这个理念得到了对方的充分肯定,他们认为由原来他们的理解的中国开发区的经济意义有所飞跃。这个理念也可以认为就是您问到的浦东开发的文化精髓吧!

    还有,在浦东开发中,我们应该有世界眼光和全局思维, “在地球仪旁边,思考浦东开发”这句话曾写在浦东职工食堂一进门的墙上。浦东开发中我们与世界交流的不只是吸引世界的资金、世界的技术还吸收了世界的智慧。也就是我们进行跨文化的交流,主动与世界对话等,这些在浦东开发中形成的文化是推动浦东开发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问:您觉得浦东之所以能够产生奇迹的原因?

 

答:浦东开发时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实践成果之一。浦东开发开放始前,深圳等特区有披荆斩棘的贡献,他们开发之初,土地批租、股份制甚至引进外资都曾遇到了严重争议。到10年后的 1990年,浦东开发开放是在先行者成绩的激励下,激情燃烧,理想放飞。那自然就有了继续深圳在先前的创业意识。小平同志鼓励上海人民要有后来者居上的精神,在中央部委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浦东的进步也被国际认定是一个奇迹。其实,即便是今天,浦东人都知道远远没到可以停步喘一口气的时候。浦东的精神就就是大胆和谨慎相结合,永不懈怠,激情长存。

 

问:我们今天应当怎样更好地传承这种开发文化呢?通过怎样方式和方法去传承呢?

 

答:我曾经在《浦东样本》一书的序中这样写:“我们需要与历史同时的作者留下眼见的原生态记录。如果我们忽略了笔头的记录,真实的故事将如窗外的云烟一去不返。”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浦东开发文化的记录和整理,需要做系统的总结和研究。在纪念浦东开发开放20周年时,曾经出现了一批优秀作品,我希望能以十七届六种全会决定的精神,以文化进展的角度去回顾历史,观察今日,展望将来,写出人的自身进步。

 

问:浦东开发20周年时您曾在《人民日报》写文章提到要注意浦东开发的“软成果”,请您再解释以下什么是“软成果”,再举些例子。

 

答:能用数字表述的改革开放的成绩是“硬成果”,而那些不能用数字表述的理念性的经验就算是“软成果”。

    浦东的开发者们在经济社会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跨国合作、人才培养、改革政府职能等方面,证明可行的一些思路和经验,都可以列入“软成果”的范畴。除了前面说到底“浦东开发不只是项目开发,而是社会开发,是争取社会的全面进步”之外,还有如:“法规和规划先行”;“各种产业中,金融、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经济社会的功能开发”;“在开发中不仅吸纳世界的资金和技术,更注意吸纳世界的智慧”;“不是仅顾及城区的开发,而是与外部的联动开发——与长江三角洲联动、与浦西联动”;“严格按城市规划使用土地,‘惜土如金’”;“要实现精兵简政,必须先‘简政’而后‘精兵’”以及“廉政勤政也是重要的投资环境”等等。在这些“软成果”中都包含了实施的具体规范。

    当时我们也用了一些比喻来说明一些理念。我说浦东与世界对话。要转过身去面对太平洋,要吃太平洋的大鲸鱼,才有营养,也就是说吸收世界的智慧,世界的资金,世界的技术,世界的经验。

    当时我们还有一个很通俗的比喻说明“功能设计”要先于“形态设计”:我们要修建一个足球场,为什么?为了世界杯足球赛才修建浦东足球场,,如果根本不可能有国际赛事到浦东,就涨势不必建造这个球场,这就是功能设计。铺绿地、修看台,足球场的设置要符合国标准就是形态建设。最后用,国际裁判,国际球队都来比赛,这个球场功能就发挥出来了。浦东开发就是这样设想的。

    浦东开发者的宏观思考的习惯也是这样在浦东开发中被养成的。 

 

问:您曾是《浦东开发》杂志编委会主任,并为《浦东开发》杂志创刊号写了发刊词,20多年过去了,期间您担任了中国人名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致力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传播,您能不能再给我们浦东新闻报道以及《浦东开发》杂志提点要求和希望?

 

答:记得在《浦东开发》创刊词中,我曾经希望:《浦东开发》应当是理论探索、政策法规、实践探索三位一体的和具有国际性的杂志。在杂志创办一周年的时候,我曾提出浦东的开发开放是一项全新的事业,浦东的新闻报道也应该有一种全新的语言、全新的观念和胆识。思想进一步解放,胆子再大一点,要敢于等一些批评意见。我还希望你们的杂志有更多的浦东故事,可惜有的记者的那本新闻词典还是单薄了,没能以更大激情创造更丰富的语句写出足够丰富的浦东故事来;但是大家的记忆还在,更有新的故事会层出不穷,加把劲还能写出优秀作品来。20年过去了,我继续希望《浦东开发》杂志在新区特有的条件下,努力探索中国新闻改革的路子,等着你们的新硕果》。

 

 《浦东开发》谢国平

 

阅读(1465)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