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南方都市报] 全国政协常委赵启正:小悦悦事件最令我难过

2011-11-17 19:33:00.0分类:文化思索  来源:转载

全国政协常委赵启正:小悦悦事件最令我难过

2011-11-16 南方都市报  

 

  我们应该从中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中国不做损人利己之事,但也绝不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所以,不能用“软”“硬”评价,原则问题一定“硬”,相对次要的问题可能“柔软”,“软硬结合”、“刚柔相济”,才是好的外交政策。

  最近报纸上经常报道一些事件,使我最难过、最刺激我的就是“小悦悦事件”。我看电视报道此事的八分钟录像,实在是心灵煎熬,怎么19人当中只有一位路人跑去救她呢?我恨不得走入荧光屏,但走不进去,因为事情已经过去。

                             ———赵启正

 

  昨天上午,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在广州开幕,被誉为“中国公共外交第一人”的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赵启正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他始终坚持“公共外交人人有责”,然而近期国内接连发生的多起社会事件引起了国人对社会道德的质疑。这些事件的发生,是否会影响中国国家形象?国人在日常生活中又该如何做好“公共外交”?南都记者对此专访了赵启正。

  中国需要“短跑”变“长跑”

  南都:你主旨发言中提到了“中国人的缺点”,你认为目前中国人的缺点在哪里?

  赵启正:最近报纸上经常报道一些事件,使我最难过、最刺激我的就是“小悦悦事件”。我看电视报道此事的八分钟录像,实在是心灵煎熬,怎么19人当中只有一位路人跑去救她呢?我恨不得走入荧光屏,但走不进去,因为事情已经过去。

  可也令我得到安慰的是,事件也得到了全国舆论谴责,绝大多数人对此是深恶痛绝、绝不赞成。在此同时,也发生了与“小悦悦事件”相反的、反映人们博爱精神的事件。这就是希望所在。

  南都:前不久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工程。为什么要这么说?认同外界关于“道德整体滑坡”一说吗?

  赵启正:我不敢说是整体滑坡,而是某些方面有所滑坡,比如“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有所下降。但反过来,报纸报道不良现象,也同时能刺激我们觉醒,或更鼓励我们“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信念崛起。从这方面看,传统文化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南都:对比文化素质、道德素质和身体素质等各方面,你认为哪方面最需要重视?是道德吗?

  赵启正:道德素质最值得重视提高。我有个比喻。当人们短跑时,衣服穿得少,甚至赤膊上阵,此时脑海中是无法思维的。但我们不可能永远这么跑,肯定会转为长跑、长征,而长跑时候就会思维。因此,我们要把衣服穿上,继续长跑。衣服就是文化。

  长跑要思考,如何跑得持久、如何跑得方向正确,如何到达终点。终点一个接一个,增加文化建设,目前到时候了。

  这并不是说以前短跑错了,因为此前中国太贫困,不经过30年短跑,衣食住行、医教都有问题。30年短跑是必须的,但现在需要转换,变成长跑,需要思考,进行文化建设,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是目前的重要任务。

 

  中国公共外交需要“产品”

  南都: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影响力也大幅提升,你对中国公共外交满意吗?公共外交的基本任务完成了吗?

  赵启正:满意就不会有进步。满意是相对的,不满意、不知足是绝对的。

  比如我们现在还拿不出比较准确的介绍今日中国的文化产品。这种产品要被外国人所理解,是最基础的要求。若不能理解,就谈不到接受。现在文化产品普遍存在理解困难,说明跨文化功底功底还不够。

  南都:你怎么评价目前中国的跨国交流和文化产品输出?

  赵启正:跨国的交流必然是跨语言的,跨语言之后是跨文化。一句话翻译成外文尽管语法正确,但有时却引起误解,就是文化差异。这是很难的事情,但必须要研究改进。如果没有跨文化素养,公共外交就很难引起成效。

  南都:在“十二五”规划纲要建议稿中,公共外交也被包含其中。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你认为,目前从政府角度看,中国公共外交是否还有改进之处?

  赵启正:公共外交还需要发展,还有很多空间。凡是有机会与外国人做各种接触的人,都希望他们有自觉的公共外交意识。并非要求每个人都像发言人那样全面,但是希望至少在其领域的话题中,能体现中国的文化精神。比如教育家,在和外国人谈话过程中,自然会让对方看到中国教育的面貌、政策和前景。因此,即使旅游过程中,都会体现中国社会背景,无论是否有意,都可以起到公共外交的效果。

  中国需要输出的不只是电影、图书、戏剧、音乐,人在和外国人接触时,输出的是中国人的品德和修养。

  走出去的不只是这些产品,还有人要走出去,我们每年超过1000万中国人到外国去,我们接触到的就可能上亿人,所以每个人到外国都是外国人认识中国的一个课本。

  南都:你说“更多人也需要走出去”,但目前有条件“走出去”的国民并不多。

  赵启正:现在走出去不难,可能难就难在是否担负得起费用。目前中国出境量已达到6000万,是改革开放前的1500倍。

  人文交流机制需要非政府组织,民间团体、企业、学校甚至工会、妇联、宗教组织等,这就需要自觉的公共外交。“公共外交人人有责”。

 

  “刚柔相济”才是好外交政策

  南都:2011年,国际社会对中国频频施压,中国的对外话语权是不是有些软弱?

  赵启正:中国由于30年来高速发展,一年比一年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增加,这必然引起外界反应。但反应不一,发达国家希望中国能够对其金融危机缓冲,需要在竞选中找理由为什么他们没有发展好本国经济。在此情况下,中国就成了替罪羊或避雷针。

  这些不公正的做法,我们应该看清楚。我们应该从中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中国不做损人利己之事,但也绝不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所以,不能用“软”“硬”评价,原则问题一定“硬”,相对次要的问题可能“柔软”,“软硬结合”、“刚柔相济”,才是好的外交政策。

阅读(1119) | 收藏 | 打印
[发表评论]

评论